a片免費看

關於部落格
a片免費看
  • 21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江河水(三十九)

  杜衛東 周新京 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   李亞林笑道:“已蠻好了。老話說‘冬至不端餃子碗,凍掉耳朵沒人管’。咱們按老北京的吃法,十個十個地煮,要吃就吃燙嘴燙心的。”   沈奕巍道:“我聽說的是‘冬至吃餃子,捏住小人嘴’,我就盼著吃了冬至的餃子,捏住那些對我們東江港上市說三道四的小人嘴。亞林,你預計一下,我們把材料送上去,哪天能上會?”   李亞林苦笑道:“證監會有硬性規定,企業上市前要由證券公司進行輔導,輔導期為一年。你知道我們費了多大的勁,脫了多少層皮,動用了多少關係,才把材料送上去,要按正常程序,你們明年這時候才有資格上會。”   沈奕巍道:“亞林,我知道你們這次出了大力,咱倆上下鋪睡了三年,你也不要給我表功。”   李亞林一笑:“你這家伙算是訛上我了。”   服務員送上酒菜,李亞林給三人的酒盃滿上酒,和江河碰了一下,說道:“江局長,咱們邊喝邊聊,其實初審通不過不是什麼壞事,根據我的經驗,一般初審通不過的問題,你們回去一兩周就能解決,覆審時基本都能過會。真正可怕的是初審通過了上會沒通過,那可就有大麻煩了。另外,我還有個問題要問一下,內部定向募集時,你是有權力持股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,我聽奕巍說市政府也批准你們管理層持股,你為什麼放棄了?還有奕巍,為什麼你也放棄了?”   沈奕巍道:“亞林,一言難盡,東江港的情況比較複雜,放棄就放棄了吧,飯桌上不說這事了。”   李亞林搖了搖頭:“放棄太可惜了,那可是原始股啊!奕巍,你知道嗎,當年我在深圳賣深發展的紙質股票,一塊錢一股,五百塊錢可以買五百股,你知道現在這五百股紙質股票可以賣多少錢,二十萬!你算算升值了多少倍?”   沈奕巍驚愕道:“天啊,真有那麼厲害!”   李亞林道:“千真萬確,所以我說你們放棄太可惜了。不過如果這次沒能過會,重新申報時你們還可以持股,怎麼樣,是不是考慮一下?”   江河很敏感:“亞林,你是不是還有顧慮?”   李亞林坦率地說:“也是杞人憂天,你們管理層放棄持股是把雙刃劍,清正廉潔是一種解釋,另一種解釋是缺乏明確的激勵機制,如果這次不能過會,再次申報時,你們東江港管理層會不會有一批人不再支持你?”   江河喝了一口酒:“這個問題不大。亞林,你是我們東江港上市的保薦人,我感覺你好像對過會信心不足,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疑慮?”   李亞林道:“其實也說不上是什麼疑慮,奕巍和我說起過,你們東江港那個叫盧茜的女孩子提的問題很尖銳,長江沿線已有十多座碼頭,格局基本已定,如果再進行資本競爭,生產規模越搞越大,會不會有一天長江航道也像城市道路交通那樣,堵得水泄不通,要限號限行?我最近聽到一個消息,中國快遞業的龍頭老大,主動撤回了上市申請,物流專家大部分贊同,原因就是中國快遞業的格局已定,無需再在資本平臺上進行競爭。”   沈奕巍道:“亞林,這個你多慮了,我們東江港提出上市,主要目的不是擴大航運,而是籌建配煤中心和國家級的煤炭儲備基地,通過我們精確配煤,一船煤的生產效率相當於過去的三船煤,從長遠發展看,我們不是給長江航道增壓,而是減負。”   李亞林舉起酒盃和沈奕巍碰了一下:“奕巍,你說的這些我很清楚,所以在你們申報材料中,我特別重視你們和琊山煤礦的關聯協議,我甚至把琊山煤礦視為你們的戰略投資者之一,你們簽署的那些協議我都認真研究過,雖然沒看出問題,但似乎總覺得什麼地方有點欠缺。”   江河警覺起來,問道:“亞林,什麼地方有欠缺,我們是不是要馬上彌補?”   李亞林夾了一隻木耳放進嘴裡邊嚼邊說:“這個我還真沒吃透,不過江局長,你也不必緊張,初審通過後,我會請發審委的律師朋友再仔細看看。”   沈奕巍驚喜道:“亞林,你在發審委還有朋友!你咋不早說?”   江河舉起酒盃,向李亞林示意:“亞林,你給我們講講發審委的情況,看看我們能不能有針對性地做些工作?”   熱氣騰騰的豬肉三鮮餡餃子端上來,如同店家標榜的那樣,一個個圓圓鼓鼓就像穿上了外衣的獅子頭。 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三十九)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